007真人007真人

007真人007真人

    1948年8月2日,52岁的江西金溪人龚学遂接任青岛市长。履新不久,时逢蒋经国豪情满怀,在沪开打“老虎”。在蒋总统特电慰勉下,龚氏“向蒋经国看齐”,在青频出“打虎”之语,但收获的也是“苍蝇”。随着沪上“打虎”失败,青市亦不了了之。

    “打虎”之外,龚学遂积极张罗,努力解决青市粮荒、煤荒、难民和流亡学生四大难题,只是时局维艰,难遂人愿。1949年2月9日,龚氏以青市“环境艰困,应付无能”为由,请辞市长之职呈文获准,一月后,正式离任,赴沪隐居。

    龚学遂的青岛岁月④ 辞职

    粮荒、煤荒、难民、流亡学生以及急剧通货膨胀带来的民不聊生、日益刮起的青岛官商南逃潮,尤其是进入1948年底,山东地区大部解放,青岛渐成孤岛,危在旦夕,龚学遂对旧政权由心灰意冷转向了悲观绝望,他想跳离这艘摇摇欲坠的大船,向中共投诚,并派人与中共华东分局秘密谈判。

    1949年1月28日,华东局就龚学遂投诚事宜致电周恩来、董必武和中央社会部,这份电文原件现存于中央档案馆,其主要内容包括三方面,兹摘要抄录——

    (一)刘坤已到。龚学遂派刘来仅负责回去传达我方态度,惟据宗君仁谈:美蒋如欲坚守青岛,龚可能调走,或派秦德纯来青控制龚、刘军政大权;如仅维持现状,或美军先撤,则龚急求我方能予以一定保证。

    (二)宗、安自报奋勇,拟回青岛进行谈判。据我估计:青岛今日之形势,尚不可能毅然投降,我们亦不宜给以保证,目前即派宗去主动谈判于我不利。

    (三)我们拟将刘坤介绍至胶东统战部,由胶东与龚联系,目前仅经刘向龚表示三点:1.青岛军政当局,过去甘做美帝奴仆,出卖国家民族利益,辱杀青岛青市人民,骚扰我解放区边境,抢劫焚烧我边沿人民之财产、房屋,我解放区人民对他们这种反动行为极端愤恨。2.龚等既要向人民悔过自新,就必须有具体改过的表现,才能得到解放区人民的宽大对待。3.龚、刘如确具决心愿将功折罪,可将他们的具体计划提出,并派正式代表到胶东接谈。

周恩来处置龚学遂投诚的电报(局部)。.jpg

    ▲周恩来处置龚学遂投诚的电报(局部)。

    翌日,周恩来亲自起草电文,代表中央向华东局作出指示。电文内容:

    华东局:子俭电悉。同意宗、安二人来中央,但何时动身,当另电告。龚学遂为市长,无军权,不可能直接发动投降,他所能做者只是在目前推延将一切工厂和物资南移,并供给重要情报,在美蒋军撤退时保证不破坏任何建筑、工厂、机器、物资和档案图书,在紧急时应负责推动刘安祺或其他军事负责人员迅速放下武器,实行投诚,龚如能实现上述条件,我自可给以将功折罪的保证。此外,不必对龚作过高要求。中央 子 艳

    在派人与中共密谈投诚的关键节点,龚学遂却呈文国民政府行政院,请辞青岛市长之职。是密谈一事走漏了风声,还是深知自己没有军方背景,影响不了青岛军界,且“空降”时间太短,驾驭不了这座“华洋杂处”的城市,抑或看破红尘,执意归隐……目前尚未查到相关档案解释。

    1949年2月9日,已南撤广州苟延残喘的国民政府行政院致电青岛市政府:

    本院第43次会议决议,青岛市长龚学遂呈请辞职应予免职,遗缺由山东省政府主席秦德纯兼任,除转请任免并电知山东省政府外,特电知照。

    3月1日,青岛市商会给各行业公会下发《在迎宾馆举行个人团体饯送龚市长惜别大会的函》。

    龚学遂归心似箭,奈何新晋市长秦德纯滞留京都,出席国是会议,一市岂能无主?况且又处于社会动荡之期——龚氏只得退掉赴沪船票,站好最后一班岗。

    青岛本埠报纸对此事有所记载:

    省政府秘书长孙继丁昨日(注:3月2日)与秦兼市长通电话,据秦氏称,因在京被邀出席国是会议,目前尚不能离京,约十日左右可来青。闻龚市长原已购妥“长兴”轮船票,为负责起见,已将船票退回,直到秦兼市长莅青就职后再行离去。

    有感于“龚市长伯循对青岛保安旅官兵爱护奖掖,无微不至”,旅长高芳先率该部官兵十余人,于3日中午12时在中山路青岛咖啡设宴饯别龚学遂,并邀请参议长李代芳、委员戴庆辉作陪。席间,“高芳先对龚氏培植青保之盛情隆谊深表感谢,至二时余,宾主于惜别依依气氛中恭送市长回寓。”宴会前,高芳先等人与龚学遂在市府门前合影留念。

青岛市保安旅欢送龚学遂。.jpg

    ▲青岛市保安旅欢送龚学遂。

    4日,龚学遂致函青岛市商会,感谢商会及各业公会对他的深情厚谊。

    龚学遂平心静气,继续履职。“本市粥厂三月底有结束之说”日盛,各县流亡难民代表傅治山、胡铭志、刘进九等人紧急呈文市政府,“恳请仍予继续办理,以维民命”。

    其时,青岛流亡难民总数已近30万人,“其中非救不活者约10万人”,一旦停止供米,难民生活必濒于绝路。于是,市政府一面函请美国经济合作总署中国分署青岛办事处继续拨米,一面急电尚在南京的秦德纯(注:其字绍文)市长快想办法。

    急电以龚学遂名义发出,电文如下:

    绍文市长仁兄勋鉴:

    顷闻ECA(美国经济合作总署)施粥拨米本月底有停止之说,兹以本市难民计达30万人,其中非救不活之老弱妇孺十余万人,端赖施粥生活,一旦停止,势必濒于绝境,特请就近洽请经济合作总署上海分署予以援助,以维救济,见复为感。

    难民数量庞大,施粥处置不慎,势必加剧社会动荡,秦德纯接电后,匆匆起程赴青。

龚学遂辞职呈文获行政院批复。 (1).jpg

    ▲龚学遂辞职呈文获行政院批复。

    6日,《光华日报》刊发一组简讯:《龚学遂秦德纯职务变动》—— 

    由南京来电报称,新任市长秦德纯10日前赴青,龚氏接电后,决定11日交接,13日离青赴沪。

    另讯 秦兼市长对青市各界盛大欢迎举动恳切辞谢,对来青确切日期,不予言明,避免迎接之劳。

    又讯 社会局长高伯玉定9日搭乘“景兴”轮离青赴沪。秦兼市长昨晚夜车赴沪,拟9日由沪飞青履新。

    “烫手山芋”已交出,龚学遂开始打点行囊。11日,他在《青联报》上刊登致谢公告:

    学遂主青半载,愧乏建树,虽云环境艰困,实因应付无能,承蒙各界推重,鼎力协助,共支危局,良深感恩,惟求人地相宜,劳须让贤自代,临行之际,更蒙各界殷殷惜别,或良言相赠,或以盛馔相待,隆情厚谊,益增惭怍,行期急迫,未能一一踵辞,敬希鉴谅是幸!

    15日,《光华日报》报道,前市长龚学遂在百万市民欢送之下,已于11日安抵沪滨,龚氏当即由沪电谢本市各界,兹抄录致市商会暨各同业公会电文:

    青岛市政府贾秘书,请译转市商会李理事长芸轩兄暨同业公会公鉴:道密 辱承饯行,并赐纪念品,临行复劳驾话别,隆情厚谊,益增感愧,午后抵沪,即转首都,尚祈不弃在远,时赐教言为幸。

                         弟 学遂 敬叩   寅真

    3月21日,市商会向市钟表业公会送达了《龚学遂致谢钟表业公会所赠纪念品的函》。

    翻阅《青岛通鉴·1948年》不难发现,龚学遂辞职时所言的“环境艰困”,还有其出任青岛市长后,发生的天灾、战争、罢课、罢市、爆炸等诸多棘手问题,这些足以让其意兴阑珊。

    兹择要梳理如下:

    8月14日,青岛市连续降雨8小时50分,总降雨量158.1毫米,雨势最强时每小时66.2毫米,为50年来最高记录。天门路(今延安路)、大连路两处“难民所”,被冲毁房屋180余间,衣服、器具等物随水漂去。市区还有不少房屋进水被淹。市政府在天门路广场为灾民搭盖棚屋暂蔽风雨。

    11月1日,因生活贫困要求提高待遇,国立山东大学全体教职员180余人自即日起罢教3天,并发表《国立山大全体教员为争取生存停教宣言》。学生为支持教职员和营救特刑庭继续羁押的学生,提出总请假。由于学生要求未获圆满答复,停课继续下去,直至13日特刑庭释放7名被押学生后,才于15日复课。

    继国立山大师生罢教、罢课,全市各中小学教职员工纷纷行动,要求配售粮煤、预借薪金。电信局、港务局、自来水厂开展反饥饿斗争,罢工要求増薪。齐鲁公司橡胶厂、啤酒厂工人罢工、怠工。市政府职员亦因政府欠薪怨声载道。

    11月21日,团岛飞机场美军弹药库发生爆炸,中美军人伤亡50余人,水上飞机3架被炸毁。如此重大灾难,美方讳莫如深,青岛本埠报纸只得轻描淡写:

    下午3时45分,团岛美国水上飞机场发生了今年入春以来最大的火灾,我方消防队出动80人、7辆救火车,经三个钟头才将火灾消灭。起因是一架轰炸机刚要起飞时,储油处出了故障,接着爆炸燃着了汽油,外加风力,蔓延加快,一时乌烟弥漫,遮盖了半个天空。待我方去救火时,范围在猖獗,再加上机关炮、机关枪子弹的爆炸,情势相当危险,附近居民亦吃惊不小。

    火灾后,共烧毁飞机一架,备满飞机机械的仓库十七大间,再加上爆炸的弹药,若用法币计算相当于天文上的数字,因美方不愿意发表详细数字,因此无从估算。

    美方对我消防队全力出动、勇敢精神甚表钦佩。此次警局出动消防队综合了大港、东镇、市区三个地方,在子弹皮横飞的危险情况下,并无一人受伤,只是在火灾后发现了烧毁而未爆炸的炮弹吃了一下虚惊。

    12月26日,经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特别纵队司令员陈锐霆信函劝告,青岛绥靖区警备旅旅长顾正光率领旅部和第一团共1500余人在江家土寨村起义。

    这一时期,青岛已处于人民解放军包围中,青岛军政人员及其家属和部分商民纷纷南逃。报载:“南行飞机、商船均已满员。登记南迁者已至12月之期。”

    进入1949年,形势更是江河日下,国民党政权风雨飘摇。

    1月26日夜晚10时30分,国民党三十二军七五四团官兵在团长方本壮率领下起义。起义官兵1100余人携带武器装备,经过一夜激战,冲破国民党军重重阻截,次日上午8时到达胶东解放区即墨县店集。

    败局已定,无力回天!

    3月11日“接印视事”的兼市长秦德纯,本月下旬仍在向有关单位发布其任职的训令,由此可见青岛局势之动荡、秦氏之忙乱。兹抄录3月23日,青岛市政府向卫生试验所转发行政院关于山东省政府主席秦德纯兼任青岛市市长的训令,以资证明——

    案奉行政院丑蒸人电节开:青岛市长龚学遂呈请辞职应予免职,遗缺以山东省政府主席秦德纯兼任等因,奉此,本兼市长遂于三月十一日接印视事,除呈报并分别函令外,合行令仰知照并转饬知照。此令 兼市长秦德纯兼任市长仅两个月,秦德纯即匆匆离去。

    5月11日,国民政府行政院第59次政务会通过任免事项:秦德纯呈请辞去兼市长职,应免兼职。任命孙继丁代理青岛市市长。

    接任市长后,孙继丁亦迅速请辞,但未获允准。青岛解放前夕,孙氏辗转赴台。

    1949年5月,上海解放,隐居在此的龚学遂应邀列席全国政协首届一次会议。此后,他居住济南,1968年病逝。

    (注:档案字迹模糊处用□代替)

责任编辑:张兆新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青岛日报官方微信(qddaily)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杏彩平台立场。

关于我们 | 营销服务 | 法律顾问 | 版权声明 | 杏彩平台许可 | 人才加盟

Copyright@2014-2020 kamapo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青岛日报/杏彩平台